首页 | 365bet手机娱乐 | 365bet娱乐场 | 365bet足彩投注 | 通知公告 | 理论研究 | 书画展厅 | 上元雅集 | 收藏鉴赏 | 大篆四书 | 主席团成员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理论研究
金文书法访谈--王友谊
日期:2012-02-10 01:24:37     责任编辑:王友谊
                                              金文书法访谈
                               王友谊
 
一、如何看待青铜器的作伪与已发表的金文拓片中的伪作?
    青铜器作伪由来已久,应分为仿造和作伪两种情况。
1、仿造。青铜器仿造可上溯至唐天宝年间。宋人物赵希鹄在他的《洞天清禄集》中云:“句容器非古物,盖自唐天宝年间至南唐后主时,于升州句容县置官场以铸之,故其上多有监官花押。甚轻薄漆黑,款细虽可爱,要非古器。岁久亦有微青色者。世所见天宝时大凤环瓶,此极品也。”这种仿制之精品,至今可在故宫博物院中看到。后至明代的仿造工艺,无论质量和数量都远胜宋元两朝。尤其至明宣德年间内府仿造古青铜器。其规模之大,简直令人咋舌,仅铸器材料以及名目清单便有《宣德鼎彝谱》共八卷。清代至今更是不胜枚举。当代已将仿古青铜器作为一种工艺品、礼品来大量生产了,其品质,款式无所不具,无所不能,无所不精。
     应该说明的是仿造和伪造是有区别的,这些非原物的制作人或生产厂家,若在其作品上署款或对外公开宣布是仿造的,我认为就不能冠以伪作之名。因为仿造是尊古,伪造是欺世。
2、作伪。《韩非子·说林》中云:“齐伐鲁谗鼎,鲁以其赝往。”《吕氏春秋·审己篇》中云:“齐攻鲁,求岑鼎。鲁君载他鼎以往,齐侯弗信而反之。”由此可知青铜器作伪始于春秋战国时期,至今已有二千多年的历史。
自古以来在古器物短缺和厚利的诱惑之下,古董商人包括文人雅士也不乏向此中讨生活者。因而伪造青铜器、伪造青铜铭文者历数不尽,如陕西有苏氏兄弟,山东有着名的“潍坊造”,北京琉璃厂也有专司其业的高级匠师等等。所以在传世青铜器中真伪杂糅,成为金文研究中一大病害。值得一提的是被称为四大国宝的其中“大盂鼎”、“散氏盘”、“毛公鼎”三宝均有伪作。着名金石收藏家陈介其所藏毛公鼎,原拓本在陈氏生前流传极罕,其去世后既有复制刻本出现;宣统三年,吴郡陆恢跋石潜所得毛公鼎全形拓云:鼎归淮县陈氏,珍秘特甚,虽至友不许拓,其自娱者仅十数纸,其一于簋斋殁后为吾友石潜吴君所得……惟悉近时有复刻本,亦一伪尚书也。但古之伪则字句不同,今之伪则点画无二,豪厘千里,鉴者慎睹。又一九二一年七月罗振玉跋善斋毛公鼎全形拓亦称:顾近有复本。
从上述两例看来,清末民初之际,从事翻本、复本的好手是相当活跃的,而他们的来源问题也颇耐人寻味!因为毛公鼎其时仅秘藏于簋斋而已。现将复制《毛公鼎》及《大盂鼎》图片刊录于下。(《大盂鼎》见图一、二,《毛公鼎》见图三、四、五)
二、伪作青铜铭文的价值。
1、伪作青铜器铭文如按原器铭作伪,其行款格式、字形、内容仿真而伪,那么它的史料价值并不比真迹逊色多少。如刘体智《善斋吉金录》的“师麻孝叔簋”是仿吴大溦所藏而伪,比较起来,款识、精神所差无几。若遇此类伪作即使引用、临摹了伪铭也不至于有太大的影响。(见图六、七)
2、如果按照原器铭作伪但有错字或笔误,那么它就应该没有任何价值可言了。这类铭文如若被引用到文字学或古史上作为字例或证明的话,那么它的后果也就可想而知了。例如以“兮甲盘”而伪铭的图八和《兮甲盘》原器铭图九进行比较即知其中的“眉”、“寿”、“般”等字的区别在何处了。
3、还有作伪的青铜器铭文,非但不按原器铭而伪,反而在首尾添加内容,甚至连起码的金文结构都不懂,如仿《禽簋》图十第二行禽字的上下结构给分行而置,其不是太无知了吗?这类等而下的伪铭是万万不可引用与临摹的。(见图十一原器铭文)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思考,这类伪作铭文还有一定的利用价值,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可以利用这类鉴别出来的伪铭文作为蓝本,从伪铭文本身的风格、错误去分析、论证其它可疑的铭文,也将会是一个很好的辨明真伪的佐证。
三、在金文书创作中,碰到金文中没有的字如何处理?
本人在金文书法创作中,在用字借字方面,我秉承下述几条原则:
1、以两周金文、秦人石鼓已有文字及篆法、笔法为首选。
2、大篆资料不足则上觅商周甲骨,下取战国古文而以两周金文笔意成之。
3、以上两项资料仍然缺少的文字,可采其时已经通行的假借之法,或以《说文》进行偏旁部首移位,变其结构和笔法,使其转换成两周金文风格相统一的篆字。
4、《说文》亦无或少量无假借字可用者,采用偏旁部首配置的方法,作为不得已而为之的补充手法。
5、同字异体、一字多形者,可用以变换行款章法。
关于金文书法创作中的假借字问题以及如借鉴简帛书墨迹两个问题前面已经谈到,不管是简帛还是假借之字,要和你所创作的作品或苍茫、或雄强、或典雅、或静穆等等风格都要统一步调为宜。
但是假借字问题很大,也很复杂,很难在这个版面上讲清楚说明白。我想待以后有时间再专谈这个话题为好。
四、如何理解同一时期、同一地域中金文书法风格与简帛书书法风格的差异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不用说同一时期,同一地域,即便是同一书家,同一时间书写同一内容所做出的青铜铭文与简帛,与以宣纸为载体的书作相比从风格上看也会有很大的差异。为什么?因为金文是要经过再加工,经过多少道工序而成,而且制作青铜器匠人的艺术审美、工艺水平都会直接影响并最终形成作品风格的差异。
自己曾有过这方面的经验。1999年年底,应国家博物馆之邀,为其《中华九龙鼎》书写铭文《世纪赋》计678言。大鼎铸完后应邀到制作现场,所看到的铭文拓片,与原作风格已是大相径庭,面目皆非,几乎不敢相信是自己所书。由此可知,工艺与艺术不是一回事,因艺术品载体与制作工艺问题出现与原作的差异是可以理解的。
五、如何理解金文中的错别字问题。
界定金文中的错别字应该慎重,有很多因素要考虑周全为宜。
1、传世青铜器铭文真伪相杂。前文已经提及伪铭错字肯定会有的,故界定之前首先要鉴别器铭的真伪。
2、从文字学角度说商周时期假借字已广泛应用,假借就是借用同音或音近的字来表示一个词。还有狭义的通借也应该包括在假借里等等。这样就给阅读古代文献带来很大的难度。前文已经谈过假借字很复杂,因篇幅所限,在这里简单举例:
如古人用“草”、“策”、“蜚”、“糜”等字代替“竹”、“册”、“飞”、“眉”等字,这可能是古人喜欢用形声字代替表意字(尤其是非会意字的表意字)的心理有关。又如:在古书中,早晚的“早”往往借用“蚤”表示,偶尔也借用“枣”字,却从来不用“早”字。其实在西周时的《敔簋》铭文中有“早”字,一般释为“早”,但在此铭文中是用作地名的。是否这个“早”字也是个假借字?因为“早”字比“蚤”字使用时间还晚。平山战国中山王墓所出大鼎铭文把“早”写作“ ”。把假借的“枣”上加注“日”旁而成的后起本字。
假借字还有一词借多字和一字借表多词的现象,以及被借字的意义和假借义有联系的现象,这些都可以影响界定金文之中字的对与错。
3、异体字和古今字以及一字多形、一词多形、一形多义等等字形和意义的错综关系(字例省略),都是影响界定金文错别字的相关因素。
自己从事几十年篆书的临摹与创作,深深体会到古人治学的严谨,铸造青铜器在那个时代应该是一件即庄重又相当严肃的大事件,撰文与书写者必然要选择学养深厚、书学造诣高深的官吏或文人来完成这个重任。如果不是出于上述几个因素,当时的铸器者也不会是个文盲或者容忍这种豆腐渣工程吧!
六、请对已经出版的重要金文着录着作做一评介。
已经出版的金文着录着作甚多,我认为堪称重要者非《中国古文字大系》之一的《金文文献集成》莫属。《金文文献集成》大八开本,全套四十六巨册。全书分《古代文献》和《现代文献》两部分。汇集古今中外学者有关青铜器铭文的研究着作及论文近二千种,凡涉及商周青铜器及其铭文的着录研究、器铭考释、文法韵读、断代历法、金文与商周史研究、器铭辨伪及学术史研究等各领域,是目前国内外最完备的有关商周金文研究的文献总集。
1、古代文献部分收录自北宋至清四朝学人的金文研究着述两百余种。其中宋人着述三十种;元人着述两百余种;明人着述二种;清人着述一百八十种,且非珍籍善本不予收录。宋人着作如《考古图》、《考古图释文》、《续考古图》取文渊阁书录钱曾影抄宋刻本,《啸堂集古录》取涵芳楼影印南宋淳熙三年以前刻本。《绍兴内府古器评》取明代毛氏汲古阁本等等,尽列善刻异抄之精华。清人着作则多取初刻版本,其中不仅有像《西清四鉴》这种鸿篇巨着,还广搜博取一批硕学鸿儒的大量着作如:钱坫、阮元、朱为弼、朱善旅、吴荣光、张廷济、孙治让、陈介祺、潘祖荫、吴式芬、吴大溦、端方、刘心源等等,可谓用力独勤,完备至极。
2、现代文献部分收录清以后学人着作论文一千六百余种,其中民国时期出版的着作约一百种,新中国成立之后出版着作近六十种(止于1985年),论文一千五百余篇(止于1990年),包括罗振玉、王国维、郭沫若、马衡、唐兰、马叙伦、容庚、商承祚、柯昌济、于省吾、徐乃昌、杨树达、董作宝、陈梦家、张政烺、李学勤、裘锡圭等知名学者的论文着作。除此之外,本书还收录西方及日本学者着作论文二十三种,含西文着作十五种,日文着作八种,其中多为二十世纪前五十年所出版,不乏珍本,如法文版《卢氏所藏》中国古代青铜器、德文版《柏林博物馆中国青铜器》、英文版《洛阳故都古墓考》、《中国铜器上之殷周时代》等。而日本学者梅园末治所着《白鹤吉金撰集》、《新修泉屋清赏》、赤塚忠所着《殷金文考释》、白川静所着《金文通释》则是研究商周金文的专家经常利用的文献资料。因许多着作印数有限,发行范围不广,国内书家学者很难得到,此也是一大憾事!
此部《金文文献集成》的出版,不仅仅为艺术界、学术界研究商周青铜器、青铜器铭文提供了方便,更重要的是通过对历代青铜器铭文研究文献的整理钩沉,梳理了学术发展的基本脉络,而且对于商周历史、青铜铭文及其相关学科的研究,对于学术与艺术的传承及学术史、艺术史的研究都具有重要意义!
七、请对已经出版的重要金文图录做一评介。
我收藏一部郭沫若编着的《西周金文辞大系图录考释》值得介绍给爱好大篆的读者。
《西周金文辞大系图录考释》1957年12月第一版,线装八开共八卷。这部金文辞大系为了探讨中国古代社会、寻求文献以外的实物资料,对于历代相传与近代和现代出土的青铜器铭文做了系统的整理,在数千青铜器铭文之中,选择了有重要史料价值的进行研究。用编着者自己所言:“拓本多经选择更易,务求鲜明,摹本刻本,凡能觅得拓本者均已改换,器形图照亦略有增补,而于着录书目则增补尤详”。从而摆脱了过去仅局限于文字诠释和器物鉴别,改为先考定其年代,分辨其国别,根据器物本身推定其所属的王朝,参验以字体、辞例、形制和花纹,进行深入细致的分析、考证,包括释文等。序列出西周王臣之器一百六十余件。东周时代的青铜器,根据其铭文中所表现的国别,分列为三十余国,每国之下依时代先后为序,各个诸侯国之器为一百六十余件。八百多年周王朝的青铜器,有条不紊的贯列于年代与国别之下,从而可以看出先后时代、不同国别中青铜器形制与铭文的发展与影响。且考证释文均为小楷手书,可谓工程之浩大,亦可见郭老良苦用心及深厚之学养。
 
 
地址:北京市平谷区林荫北街13号信息大厦13层 1309号
电话:52790309 邮编:10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