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365bet手机娱乐 | 365bet娱乐场 | 365bet足彩投注 | 通知公告 | 理论研究 | 书画展厅 | 上元雅集 | 收藏鉴赏 | 大篆四书 | 主席团成员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理论研究
书法用笔之探析---戴国荣
日期:2013-01-16 06:31:55     责任编辑:戴国荣
    作为书法教师,要有凌云太空之势,俯瞰宇宙万物之概,能够从多角度全方位,理智地剖析书法之内在神韵,激情地感受书法之外在形式。对于书法,教师要能透析到纳米的颗粒,又能宏观到普遍的规律。对于青少年学书法,教师要把它通俗到童叟皆知,又能深奥到科学范畴,让学生易于接受,便于消化,乃至影响一生,教师要做的不仅仅是讲授一撇一捺,更重要的是如何用笔去写好每一个字,每一个形,每一个势,每一个态,每一个神。
    那么,究竟什么是用笔?即用右手正确执笔法有规律地来回捻动毛笔,令笔画纵横自如的方法,就是“笔法”。运用这种笔法书写,即是“用笔”。用笔千年不易,凡学书者必先学用笔。所以用笔至关重要,既是学习书法的关键;也是书家一生探求的课题。用笔方法的异同,既是书家形成各人风格的必要前提;也是历代名家千年商榷探讨的的精髓要义。
    一、执笔之法
    执笔之法,看似简单,其实不然,往往越是看似简单的东西,越是寓含深刻的哲理。执笔的方法可以从微观和宏观两个方面去分析探讨,而两者又要互相渗透,互相融合,形神兼备!
从微观角度讲,执笔就是人们常说的拿笔,也就是“指实掌虚”。“指实”,三指握笔着实,但不僵硬;“掌虚”,虚得要能握卵,切不可掌实,掌实则无法运指。“执笔”,就是用大拇指、食指、中指从三个方向受力于笔杆,笔杆垂直于纸面,这样,可以很自如地向任何一个方向运动,也就是所谓的“八面出锋”的用笔方法。
    怎样才能做到“八面出锋”呢?这首先要求笔杆一定要与纸面垂直,也就是中锋着纸,只有这样,笔锋才可以向八面(上、下、左、右、左上、左下、右上、右下)运动。当三个手指夹住笔杆时,不能太用力,要轻、巧、灵活。传说“献之六岁学书,羲之自后掣其笔而不得,遂叹此儿终当有成”,此记载之执笔精要并非属实。执笔如果紧握到这种程度,如何能灵活运笔,如何能挥洒自如?
正确的执笔,其目的在于合理地运用笔锋。笔锋是什么?“笔锋”就是“笔毫”。最有弹性的地方,在笔毫的尖部三分之一处。这样运动最灵活,写出的线条也最有弹性。当一个线条写完,毛笔又恢复初始状态,接着又可以挥毫如初。
从宏观角度讲,执笔,就如同走路时大腿带动小腿自由向前摆动,左右交替进行,显得轻松自如。写字也一样,全身之力凝聚于大臂,驱动小臂、带动手腕自由转动,灌力于手指,凝神于笔尖,倾注于纸面。正如黄庭坚《论书》中所说:“心能转腕,手能转笔,书写便如人意。古人工书无他异,但能用笔耳。”
    说到力,何谓“力”?实际上就是“气”,无气则无力也。怀素有言:“豁焉心胸,顿释凝滞。”书写前首先要自然站立,全身放松,排除杂念,心静情逸,两脚自然着地,腹部不能贴近画案;自然呼吸(用腹部呼吸),沉肩坠肘,涵胸拔背,双目微闭,顿觉天、地、人融为一体,一切都化为虚空,全身充盈饱满之气,执笔便有了灵气。然后,微睁双目,抬肘松肩,自然提笔,如此笔与天合,神来之笔顿生。这也就是从“精神”方面去执笔,也就是执笔之蕴意,唯此才是写好字的精要!
执笔根据书写需要,大致可以分为枕腕、提腕、悬腕、悬肘。
    枕腕,右臂不能动,右腕枕在左手背上,靠右腕旋转书写方寸小楷。但是,腕死,不利于横向用笔,而纵向自如挥洒;提腕,是以肘为支点转笔运指,适合写五六厘米见方的字;悬腕,是以臂为支点转笔运指,适合写更大的字,书写时用笔也更灵便。朱履曰:“法出于指,肘腕,法之变也。”常说书法有“法”,就是这种“运指运腕之法”。书者参悟,定大有收获;最后是悬肘执笔,即站立姿势,前面从宏观角度讲执笔时已举例,此处不再赘述。
学习书法,唯有执笔顺畅,内蕴外形合一,“思与神会,同乎自然,不知所以然而然矣” (李世民《指意》)。这个“自然”就是书家的自然之怡,自然之意,自然之念。表达自然的态度,就是对书法本体的回归了。
    二、运笔之法
    (1)“拨镫”之笔法
    “拨镫”究竟是何意?
    “拨”是一种反复来回的动作,“镫”,马镫也。拨镫,笔杆为马,拇指为左镫,其余四指为右镫。古代控制马匹,缰绳系于左右两镫,两手拿武器,两脚前后左右“拨”动起来,马纵横进退,悉听指挥。两镫有力而自如,也就是大拇指和另外四指控制笔杆捻动,是要使笔杆转动。即所谓古人书论中提到的“转笔”。拨镫也有作拨灯芯(古语镫同灯)解释的,我认为不妥贴。
    东汉蔡邕《九势》中,一势为“结字”,二势为“转笔”;唐卢携《临池诀》言,“凡用笔”,皆“令转动自如”;元陈绎曾《翰林要诀》有用笔要“圆活易转动也”。借古用今,“拨镫法”就是一种用右手五指协作、协力,有规律地来回捻动笔杆的用笔方法。
    (2)运笔有力之笔法
    运笔要有力,只有执笔之气用得好,写字才有力量。但不能“死”用力,“死”用力则无力,笔笔用力则无力,力要用得好,用的巧妙,用得恰到好处。力有多种表现形式。“重若崩云”有力,“轻如蝉翼”有力;《兰亭序》有力,《蜀素贴》有力;《曹全碑》有力,《张迁碑》也有力。运笔更要有余力,无力则无势,力尽则势尽。就如同曲终情未了,文末要意味深长,回味无穷!
    古人讲“用笔如折钗股,如屋漏痕,如锥画沙,如壁坼。……折钗股欲其曲折圆而有力;屋漏痕欲其横直匀而藏锋;锥画沙欲其无起止之迹;壁坼者欲其无布置之巧。然皆不必若是,笔正则锋藏,笔偃则锋出,一起一倒,一晦一明,而神奇出焉”。(姜夔《续书谱》)
顾名思义,壁坼之路是指墙壁裂开的痕迹。屋漏痕是指雨水由上而下淌,自然顺势的痕迹。都是受力之后,物体自然留下的痕迹。从用笔上看,是指一旦发力,笔画便顺势而结束,用笔自然而有力。屋漏痕的发力是指转笔而形成的顺势,而壁坼之路的顺势则纵横无定,左转或右转都可以发力,方向不定用笔自然,就看如何取势了。
    折钗股是一种古老的金属工具,成半圆状。指线条往往像折弯的钗股,指用笔自然而遒劲。锥画沙用笔如锥画沙,使其藏锋,笔画沉着。欲使笔力透纸背。印印泥也如此,印泥是软的,印章压在上面,印泥会沿着线条的中心溢向两边,其状正如锥画沙,坚实而沉着。其实用笔之“力”,绝非用力的“力”,而是取势发力的“力”。
    运笔要有阻力感。像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前行。笔若泰山,坠如星陨,正如锥画沙,印印泥。运笔还要如千年古藤,时如夜空流星,时如蓝天中的雄鹰,要有凌云之态,更要有从太空鸟瞰地球之势,如此才能有气势,有品位,有力量,有风格。
    (3)运笔节奏之笔法
    运笔要有轻重缓急。运笔要斩钉截铁,不能犹豫,要在流畅中见凝重,只流畅则浮漂软滑,只凝重则痴呆无神。
运笔快,要注意快速提按;运笔慢,要注意内在情感的冲动。一切运笔,都是情感运动的轨迹。运笔要沉着痛快,酣畅淋漓,顺其自然,写出有生命的线条。运笔要连绵不断,一气呵成,放要放得开,收要收得紧,正所谓“密不透风”“疏可走马”。欲左先右,欲右先左,欲上先下,欲下先上,矛盾中寻求统一,在均衡中追求险绝,孙过庭《书谱》曰:“既得平正,须追险绝”。唯有如此,才有天马行空之势,火山爆发之力!
    (4)运笔入境之奥秘
    运笔要入境,多数人认为写字要静,其实怡可写,喜可写,悲可写,怒也可以写,关键是要酝酿感情,融入意境当中,情感可以得到净化。运笔要入境,则其它俱忘,名利顿无,一切淡如水,心静到极致,净化到极点,此乃修身养性也!正如蔡邕《笔论》中说:“书者,散也。欲书先散怀抱,任情恣性,然后书之;若迫于事,随山中兔毫不能佳也。夫书,先默坐静思,随意所适,言不出口,气不盈息,沉密神采,如对至尊,则无不善矣。为书之体,须人其形,若坐若行,若飞若动,若往若来……”
    书家精神的好坏,对其书法创作的效果关系极大。如果情绪不好,就是有再好的毛笔,字也不会写好,只有胸怀消散随意,精神集中,执笔运笔俱佳,写出的字才会绝妙。李世民《指意》曰:“夫字以神为精魄,神若不知,则字无态度也;以心为筋骨,心若不减,则字无劲健也…”写字如果能够入境,全身心投入,书写的是自己的精神状态,字定会有神采,效果定会事半功倍!
    学书者,只有悟出执笔之法,明晰运笔之法,才能解析用笔之奥妙!虽然阐述浅显,但是道理深刻,意义重大。就象唱歌要懂得发声一样,习武要懂得运气一样,唯有方法正确,才能越走越高,越走越远,才会凤翥龙蟠,才会海阔天空!
    愿此点滴体会,能为广大书者和教师抛砖引玉,赋予深思,我将倍感欣慰!
地址:北京市平谷区林荫北街13号信息大厦13层 1309号
电话:52790309 邮编:10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