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365bet手机娱乐 | 365bet娱乐场 | 365bet足彩投注 | 通知公告 | 理论研究 | 书画展厅 | 上元雅集 | 收藏鉴赏 | 大篆四书 | 主席团成员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理论研究
谈谈我的古玺印创作---张信凯
日期:2013-01-16 06:37:27     责任编辑:张信凯
    古玺印的创作是在临摹基础上掌握一定技法之后古人传统与现代个人理念统一再现的一种方式。每个人缘于自身的偏好,审美取向不同,他的资源利用倾向,他的创作因素调动自然有别,所以每个人的切入点与伴随创作进程所呈现的面目都会有所不同。下面谨就我对古玺创作的一些感想阐述下拙见,恳请诸位师友斧正。
    一、线条—字法—印化
    我认为古玺创作要学会借鉴前贤的结字方法,即是说取法很关键。平素习惯琢磨古玺印是怎么来制造矛盾(造险)与化解矛盾(统一)、如何放与收、怎样夸张等等。在古玺创作中不能简单地“拿来主义”,即不能把古玺或字典中现有的文字生搬硬套地拿来机械排布,而应该在前人基础上对入印文字进行印化—解构与再造,这是一个传统模式与现代理念相互结合、有机转化的汲古生新过程。
首先,要根据创作内容定好方向,选取合适的文字入印(因为在金文楚简等古文字中每个字有多重写法),有时候还要根据章法需要来选字。
    其次,还要根据章法的需要来印化文字,这就是我强调的把文字进行拆解再造。印化过程要遵循古代六书的字理,不可太过乃至于成讹;可以根据章法需要在不改变字形架构的基础上对文字的线条进行收与放的处理并适度地加以变形,增减挪移要恰到好处,放得开抖得散,放则率意开张,散则趣味横生。目的是让其更具有空间感与视觉冲击力。用字要古,即从历代铭文墨迹碑拓等借其形,变其姿,幻其态,则古生矣。
    古人为我们留下了太多的经典,有时候是不可逾越的,例如入印文字重心的倚侧、线条的并笔、大胆的留红与布白等等不一而足。不过在尊重传统、借鉴古人基础上,还应立足当下,在创作理念与实践上做出大胆探索。有时候为了配合章法需要不妨做点“小动作”来引起人们的视觉关注点,例如在线条上进行的各种块面的布置,线条的收放、方圆,线条的长短处理、横竖斜的处理等,但要做到做而不露痕迹!要进行自然的结合,注意对线条的把握,短线多了易碎,长线多了易滞,要做到更好的配合与融通!写意印用字要主次分明,单字要把主笔适度夸张,章法上要让每个字动起来放开抖散,做到每个字的呼应与关联,长线与短线有机配合好,让全印既有矛盾又能和谐,要做到全印的线条协调统一,此乃一大境界。
    二、章法—印稿—刀法
    我喜欢古玺章法上大开大合,营造空间的感觉,随形布字,用心经营,要有矛盾,矛盾生则趣味生,关键是解决的办法,空间上要敢于留,章法可以正,但是正本身就是个矛盾,怎么来破这个正呢?结字点画的造险就是其一。
    古玺印没有固定章法模式,它随形布字,章法上灵活多变。有时候因字而成印。我以为,章法全在细心经营中求浪漫!章法不仅要合,格亦要高,全印左右上下必须饱满而空脱,空间也要自然,上下左右要照应好,创作中为了追求印外的空间感,不可单纯地把内容局限到方格里面,要内外兼顾,做到印外有印。
    一方佳作中,有时候妙趣往往出在合文、并笔、粘边等“小动作”的运用上。有时候要做好首尾对角的呼应、上下粘边与字形的摆布来为章法制造矛盾。
    要善于借鉴如“日庚都萃车马”“陈博三立事岁右禀釜”等古玺经典,做到章法上的活学善用。
    我刻印非常注重印稿的设计,更多时候设计出的印稿要反复修改,但是一旦定稿,刊刻的时候就要大胆走刀,一气呵成。
    我于刀法一向主张在熟练的基础上从容洒脱,依托书法基础,配合着字法章法,追求鲜活生动的笔意刀痕,走刀过程偶尔也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天趣。
    篆刻创作中要善于积累,积累文字,积累章法,积累线条。李可染说:枷锁一个个戴多了,最后才取得了自由受约束越多越好,掌握规律越多越好。规律在运用中表现得越自然,所升发的格调、境界就越高。
    总之,古玺写意风格的创作是一个漫长而艰辛的探索过程,这需要我们不断学习、探索、寻求。
    寂寞也是美丽的,因为对古玺的热爱,我甘愿把我的一生献给古玺!
地址:北京市平谷区林荫北街13号信息大厦13层 1309号
电话:52790309 邮编:101200